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动态 > 正文

《破冰者》编剧蒋丹:在创作中我喜欢“打死结”

2018-05-23admin
《破冰者》编剧蒋丹:在创作中我喜欢“打死结”
 


导语
2018年电影市场屡破票房纪录,电视剧市场却略显不温不火。近期,都市刑侦剧《真爱的谎言之破冰者》收视口碑持续走高,凭借高潮迭起的情节,融合悬疑破案情感等元素,让“破冰者”成功“破冰”。
 
耗时三年,七易其稿。编剧蒋丹将“缉毒悬疑”与“人物情感”相融合,在剧情设置上以小处入手,大处着眼,以小见大完成剧本创作,呈现出一部展现人民警察勇敢坚毅不放弃品质的现实主义作品。
 
博尔塔娜
《破冰者》是一部缉毒为主要剧情的都市刑侦剧,缉毒题材的剧本创作是艰难的,你是怎样决定啃这块“硬骨头”的呢?
 
蒋丹
这要从我的人生经历讲起,我曾见到过一批因为毒品而倒下的人,这里面不乏和我同龄的同学。我见过家破人亡,见过被涂害的生命。所以缉毒题材找到我的时候,我有创作的冲动。另外,在资料收集的过程中,也有真实事件触发了我的灵感,所以就想把它成型。
 
其次,可能跟我本身的性格也有关。虽然我是一个女性编剧,但是拿我们编审李晓明老师的话来说就是“心里住了一个男孩子”。一般的情感剧家庭剧,不大能激发我的创作欲,所以我很珍惜这一次创作的经历。
 
 
博尔塔娜
据了解,为了打造《破冰者》剧本,你耗时三年,七易其稿,在创作过程中都遇到了哪些困难?
 
蒋丹
首先,我觉得最大的困难来源于现实生活的阻挠。这三年里,我的人生经历是“生老病死”这四个字一个都没有落下。但是既然我已经选择编剧作为我的职业,那么就是咬着牙也要完成。
 
第二,就是关于那些斗智斗勇的情节。从现在的表现来看,观众还是很满意的,他们一直评价都是很反套路,永远都不按常规出牌。其实这应该算我的一个创作思路就是永远把戏往反的方向写。
 
第三,就是审查。因为这是一部公安戏,在这里面我们要做很多规避和保护。所以并不能像情感剧那样架空历史、无所忌惮。七易其稿,其实不是说真的彻底的推翻,只是每一稿都微调。真正推翻的是后五集,比如说我们国家的警务人员出国执法是不可以带枪的,只能配合当地警方。所以有各种原因造成后五集全部推翻重来。饰演乔梁的演员曹征就说,他觉得这部戏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拍原版的后五集。但是本身影视艺术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,所以要接受这个遗憾。
 
 
博尔塔娜
《破冰者》以缉毒为主线剧情,近距离展现了缉毒警察的一线采风,在创作过程中,你如何把控剧情的“真实感”?
 
蒋丹
在前期的采访中我们积累了大量的素材,在2013年的时候我们就分了两组人,各自扎到了湖南和浙江两。?髯越?辛宋?谝桓鲈碌牟煞,所以我们在整个的前期的采访调研是非常扎实的。大家在看剧的时候,可能已经觉得这个剧情已经够跌宕起伏,但其实真正的事实比我们剧本里面呈现的要残酷得多。
 
一个电视剧在完整度和真实性上面可能会有一些衰减,这个衰减是因为我们必须保护人民警察的侦破手段。电视剧的完整度和真实性,相对于现实中人民警察的保家卫国来说,就要放在其次了。所以,肯定要以保证人民群众的安全和破案的准确性、快速性、高效性为主。
 
博尔塔娜
《破冰者》在剧情设置上不断“挖坑、填坑”,十分抓人。你是如何做到在剧情上引人入胜的?
 
蒋丹
首先,肯定是有一定的创作规律的。我可以推荐一本书给大家,这本书叫《麦基的故事》,是一本很好的故事圣经。 如果你是一个初学的编剧,你肯定能看懂,但是对当下的创作不一定有用。创作是一个很神奇的事情,并不是知道了多少原理就可以去创作,当你有了一定的创作经验,再回头去看那些书,就能解决很多问题。要想得到创作规律的同学,第一点就是要自己写,写完了去看书,去找自己的问题印证、解决,再回来写,再提高,这样的循环特别有效。
 
其次,除了创作规律之外,我写剧本特别喜欢打死结,就是往最不可能的地方去写。观众也认为我反套路,因为我愿意打死结。其实编剧在创作中需要调动脑筋,不能挑最简单的那条路走,简单的剧情观众也能想到,人家凭什么看你呢?
 
前两天王家卫在电影学院有个讲座,他里面讲了创作的警示,他说第一个叫守,第二是破,第三是离。守很简单,遵循创作的规律。破,我现在讲的打死结就是破,寻找最不可能的就是破。离是最高境界,就是脱离的所有的创作规律和文本,自成一套,是最高的境界。在全中国没有几个人做到,只是凤毛麟角,刘和平老师算一个,他确实是自成一派,实在是难以望其项背。
 
总结就是,挖坑靠打死结,填坑靠智商。
 
博尔塔娜
《破冰者》将缉毒悬疑与人物情感相融合,你是如何把控“破案剧情”与“感情戏”的叙事节奏的?
 
蒋丹
首先,在剧本创作中,不管创作任何一个角色,都需要做大量的前期采访,要真的走进人物,让这个人物长在内心里面。我非常重视前期构建人物,在这个戏刚开始的时候,我还不知道故事要怎么讲。但是我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把人物做踏实,把人物立起来。电视剧作为长篇作品,是以人物为主的,只有把人物构建好之后才能带动情节节奏。编剧界有个行话:“三流剧本写故事,二流剧本写人物,一流剧本写情怀。”真正好的剧本就是人物立起来了,就自动地帮助创作,手中的笔只不过是他的“提线木偶”,是他带着你走,那是创作中最舒服的状态。
 
至于怎么将缉毒剧情和感情戏相融,其实在创作的时候并没有特意的要在感情戏里面加强情节,或者在强情节中加感情戏。正是我们的现实社会中,有了被残害的命运,被剥夺的生命,才会有了公安干警的搏命。所以这种剧情是浑然天成的,我想在讲述公安干警奉献生命破案的同时,也讲一讲那些被残害的命运。这是以前的缉毒戏中很少涉及的。
 
我们在公安部审剧本的时候有这么一段评语,我觉得是很好的:“这个剧本是以涉毒包裹为切入点,引出谭逗逗和靳远的爱情故事,通过警察对谭逗逗的一路跟踪逐步解开靳远的身世之谜,进而揭开了隐藏在背后的贩毒网络,最终两个人历经艰险,成功完成卧底任务。从小处入手,大处着眼,以小见大完成整个故事。”这个“以小见大”就是我的创作思路。
 
博尔塔娜
《破冰者》中的很多情节都来自于真实案例,作为一部将情节、情感、情怀紧密结合的现实主义作品,你认为《破冰者》这部剧传递出怎样的价值观念?
 
蒋丹
一就是珍爱生命,远离毒品,这是最重要的。其次,有首诗是郑板桥的《竹石》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,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”我也将这首诗放在了在剧里面,想传达的是,“坚持是一种毅力。我们的剧中的两个主人公,不管是‘逗逗’还是‘靳远’,他们的坚持、毅力、不放弃,这种不妥协、坚持到底的高贵品质,是我们生活中所需要的。”
 
博尔塔娜
《破冰者》开播后好评不断,现实主义题材近两年成为热播剧,为什么现实主义作品更容易获得观众的喜爱?
 
蒋丹
我觉得不应该以这样的方式来划分到底他们受不受欢迎。只要是好的故事、引人入胜的故事,不管古装的还是现代的都是会受欢迎的。内容为王,只要你的内容是好的,观众是不会错过的。哪怕是像《大明王朝1566》这样的戏,当年因为平台和受众的原因被埋没了,但是如今每次有人看到这部戏都称赞它是一个优秀的好作品。
 
博尔塔娜
你在微博上和制片人于金伟一直围绕着《破冰者》互动,李晓明老师也对剧本进行了把控,和他们合作是怎样的感受?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收获?
 
蒋丹
我跟于金伟老师和李晓明老师是一个非常稳定的创作团体。于金伟老师是制片人,李晓明老师是策划加编审,然后我是编剧。我很高兴,首先没有更多的投资方来给意见,于老师禁止其他的投资方对前期阶段的剧本多加干涉;李晓明老师是国内最著名的策划,他带出来的学生无数,所以也是“灯塔”一样的指引者,帮助我们把握大方向。我们的创作感受,第一是快乐,第二是能够写出真正想写的作品,而不是被资本裹挟,或者被不同人来消磨、衰减创作热情。
 
于金伟是一个非常有定见的制片人,敢于坚持自己的想法,坚持内容为王,所以这才是《破冰者》能出来的原因。而李晓明老师,我经常说他是我的苦海明灯,在我创作迷茫的时候,他一定是给我指引那个人。他给我的指导都是随物赋形,他不是把自己的特质强加给你,而是给你想写的东西添砖加瓦。作为一个编剧能遇到这样的策划是非常幸福的,而且他们很保护编剧,当主创人员发生一些剧本分歧的时候,他们并不是一味地压制编剧,而是很公平的找到对于这部戏最合理的创作方式。
 
博尔塔娜
监制郑晓龙认定罗晋是剧中男主的不二人。?苷鞯难菁家参??斯壑诘哪抗,你认为两位男演员的表现如何?是否达到了您心中的预期?
 
蒋丹
二位演员的表达都超出了我的预期,他们都是对戏剧认知很高的人。罗晋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自己给自己删戏的演员。但是在一些关键情节点,他也会给自己加戏,使这个人物更加到位和精彩。也正是有了罗晋的坚持和演绎,才将这部戏完美的呈现出来。曹征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,他演戏非常松弛,那种着力的痕迹,在他身上是见不到的。总之两位男演员对这部戏的成功功不可没。
 
博尔塔娜
《破冰者》剧本创作长达三年之久,在长时间创作中是怎样始终保持激情的呢?编剧需要如何“熬”出好作品?
 
蒋丹
我认为首先得认清楚:所谓的激情只存在于一时,那么靠什么来维持你的创作状态?靠职业素养,你是一个职业编剧,就必须具有职业素养。我不知道大家的创作状态是怎么样,个人来说,我算是一个很职业化的创作状态。早上八九点开始工作,到点就吃饭,然后午休,然后再工作。到了六七点可能就不写了,真的就是收笔关电脑等于下班回家,然后陪伴家人。只有形成非常良好的生活习惯,才能维持你的创作状态。
 
如何“熬”出好作品,我觉得这就是刘和平老师说的“寂寞之道”,你得耐得住寂寞。而且这个工作还是一个“百盲不如一明”的工作,并不是靠很多人手就可以把这个工作干好干完的,创作真的是只能靠自己。所以,希望你能把自己磨练成一个特别坚韧的人,来胜任这份特别艰巨的工作。
 
博尔塔娜
“一个好的导演首先是一个好编剧”,你未来有怎样的创作计划呢?会不会转型做导演呢?
 
蒋丹
未来的计划是踏踏实实,一步一个脚印地写吧。因为编剧维持有激情、很好的创作状态是有限的,有量的。对我个人来说,我就希望在我这个最美好的创作年华里,能写一部是一部,踏踏实实的把最富有创作激情的年龄段都奉献在创作上面。至于会不会转型做导演的问题,目前我还没想过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 
博尔塔娜
你认为要成为一个职业编剧需要哪些基本的素质?对于新人编剧有哪些发展建议?
 
蒋丹
我觉得有几个点,第一是必须要有足够厚的文学素养,才能成为编剧,需要大量的阅读和观影。第二是敏感度,必须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热爱,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、一颗善于感受的心。第三是毅力,麦基说过,“十年努力稀松平常”。编剧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可以出头的工作。不管是每天坐着写还是要花十年才能出一部像样的作品,都需要毅力。
 
总体来说就是不断的写,不断的印证、发现自己的问题,然后改进。有一个一万小时定律,就是任何一个工种,当你做满一万个小时的时候,就会产生质变,大概就是“十年努力稀松平常”吧。虽然不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写成刘和平老师那样,但是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写,总可以找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找到自己擅长的,在这一亩三分地里面发光发热。
 
如果你是一个新人,首先我要恭喜你,从今以后你找到了一份特别热爱的工作,把挣钱和梦想合二为一。然后也希望你享受这个职业,是很辛苦,但是辛苦所带来的回报也是远远超于常规工作的。希望大家能坚持下来,你会享受到你从事这份职业的幸福。
 
结语
蒋丹认为,“成为职业编剧,需要一定的文学素养、敏感度和毅力,用职业素养“熬”出好作品。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写,总可以找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找到自己擅长的,在这一亩三分地里面发光发热”。
 
 
 
 

 

 

< >
主页 | 关于我们 | 业务布局 | 新闻中心